图书首页 | 专题 | 连载 | 新闻 | 书评书摘 | 访谈 | E-book | 书城 | 论坛 | 组合查询
热点推荐

余秋雨 黎东方 钱文忠 米兰·昆德拉 村上春树 多丽丝·莱辛 丹·布朗 奥尔罕·帕慕克 郭敬明

周立波:潇洒一“诙”——《诙词典》精华选摘(三)

2009-11-12 8:44:51 来源:易文网 作者:周立波

    今朝为大家选摘的是《诙词典》中“腌笃鲜”的精彩词条。“腌笃鲜”中收录的词条均为上海话中形容某种腔调的词语,正如同“笃悠悠”地喝上一碗腌笃鲜,鲜得眉毛也要落脱了——每一个词条都令人回味无穷。
    
    【戆大】(gang du)
    
    正说
    
    原写作“戆徒”,指智力低下的人,或傻子、智障。但有时也用于亲密的人之间的昵称。
    
    诙解
    
    天才向前一步就是戆大,戆大退后一步,不一定是天才。
    
    闲话
    
    自从“海派清口”演出在上海火爆起来之后,有人甚至说:“姚明是上海的高度,刘翔是上海的速度,周立波是上海的热度!”我觉得这句话说得不对,应该是“姚明是上海的高度,刘翔是上海的速度,那么我周立波就是上海的戆大!”其实我们上海人是知道的,有时候戆大并不是光指傻瓜、笨蛋的意思,有时候喜欢一个人也会爱称他是“戆大”的,所以我很愿意做我们上海人可爱的戆大。
    
    戆大有时候也指戆脱的人。比如说股市,你们总结过吗?在2005年至2007年间,大盘累计涨幅超过了614%,这第七轮行情绝对属于全世界没有的,属于历史上最激烈的。你们想想那时候,我们马路上走着的都是些什么人啊?都是些横过来走的人,狠啊!人人都以为自己是股神,人人都以为自己是东方巴菲特,人人都以为自己炒一个赚一个,而且都故作神秘,连买葱姜的阿婆都说她有消息的。你走到洗脚店里,那些小姐一边在给你做脚一边在说:“我有消息的!”你要清楚,洗脚房里小姐说她有消息的,洗脚房里经理说他看得懂K线图的。我都看不懂,他居然说看得懂的。怪了!“你倒说给我听听什么叫K线图。”“周先生,这个K线图么很简单的呀!这个往上的叫阳线,往下的叫阴线。”我问:“当中的呢?”“当中这个叫寻死(上海话“死”和“线”谐音)。”“怎么叫寻死呢?”“咦?你钞票进去不赚也不亏,你不是在寻死嘛!对?”好了,花无百日红,一眨眼的工夫,大家都变戆大。
 
    【挖塞】(wa se)
    
    正说
    
    形容心里郁闷、不痛快。也指难受、后悔而说不出来。
    
    诙解
    
    现实与愿望发生严重落差,而责任又在自己,一种不说难受、说了又难堪的状态,具体变现为胸闷或目光呆滞。
    
    闲话
    
    鸦片战争后,上海的税收居然是交给英国人的,屈辱啊。比如,做老公的辛辛苦苦地赚来的钱全部交给他老婆,但是突然有一天发现那笔钱全在隔壁邻居张木匠手里,这下就挖塞了!
    
    【笃悠悠】(do you you)
    
    正说
    
    形容心中踏实,做事从容不迫,不急不忙的样子。
    
    诙解
    
    “笃”原本是苏州话的助词,相当于“的”字,或作词缀,相当于“们”的意思,比如“唔笃”就是“你们”的意思。总之它原本总是拖在人家后面的。但是它到了上海话这里行情就变了,不再甘心做跟班,常常欢喜做做“领军人物”,比方笃定(还要“笃定泰山”)、笃瘪,还有现在的笃悠悠。大概这也是宁做鸡首不做凤尾吧!
    
    闲话
    
    印象中,我外婆是一个很笃悠悠的人。她平时总爱和隔壁邻居的老头老太们搓搓小麻将,一桌人年纪加起来超过300岁,输赢却只有一角两角钱。有一阵派出所新来了一个呒轻头的小警察,总想表现下自己的能力,他看到我外婆和几个邻居在弄堂口搓麻将,二话不说就把他们抓了起来,“啊,年纪一大把了,还敢聚赌?都跟我回派出所去!”不过我外婆很笃悠悠,一点儿都不怕,沉默地立壁角(罚站)。过了一会,所长回来了,一看都是一群老人在立壁角,就问:“怎么回事?”小警察得意地向所长汇报情况,所长一听差点昏过去,“一角两角也算赌博啊?还把那么大年纪的老头老太抓回来?你寻死啦!快点都让他们回去!”说完走到我外婆面前,说:“老阿婆,勿好意思啊,您快点回家吧!”
    
    我外婆依旧老笃悠悠地站在墙角,说:“我是不会走的。”老警察急得直冒汗:“老阿婆啊,是我们工作没做好,您回去吧,您这又是何必呢!”外婆不紧不慢地说:“麻将牌还没还给我!”老警察一听,赶忙吩咐身边的小警察:“快点进去把老阿婆的麻将牌拿出来!”小警察拿出了一副麻将牌还给外婆。但外婆还是不动。老警察见状,又问:“老阿婆,麻将牌也还给你了,怎么还不回去啊?”外婆依然笃悠悠:“不是这副!”所长拿我外婆没办法,只能对小警察说:“你带老阿婆进去自己挑!”最后,我外婆开心地捧着一副崭新的麻将牌回家了,并且笑眯眯地告诉我们,她挑了一副最好的麻将牌回来。过了几天,外婆突然问我:“小波啊,这几天怎么没有抓赌的了?”我有点不解,问外婆:“你问这个干吗啊?”外婆回答道:“我现在的这副麻将缺掉一只牌,我想再去派出所换副新的回来。”

下一页

http://www.ewen.cc

     我要发言   



|公司简介|广告服务|联系方式|

中华人民共和国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沪)字001号

沪ICP证020698

版权所有:上海数字世纪网络有限公司  
2001--2008  ver 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