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首页 | 专题 | 连载 | 新闻 | 书评书摘 | 访谈 | E-book | 书城 | 组合查询
热点推荐

米兰·昆德拉 奥尔罕·帕慕克 郭敬明 丹·布朗 余秋雨 村上春树 钱文忠 黎东方 多丽丝·莱辛

您的位置:易文首页>>图书频道>>评介

废墟,托浮着巨大的时空

2013-3-22 8:52:18 来源:解放日报 作者:潘飞

    作为著名艺术史家、芝加哥大学教授,巫鸿一直致力于中国古代美术史、中国当代艺术等领域的研究,近些年的著作颇具创新性,造设出有关艺术史观察、研究和书写的诸多先例。尤其是他擅长将历史文本、图像、考古、风格分析等多种方法融会贯通,在各学科间自由游走,脱离了学术著作的古板呆滞,让读者获得愉悦的阅读体验。

    巫鸿新作《废墟的故事》延续了其“文化纪念碑”的题材,拓展出更为宏大的实践场域——从人类史(特别是艺术史)来看,各国的绘画、建筑、摄影、印刷品和电影等艺术门类,皆对“废墟”这样一个异质性概念进行了全方位的视觉解读和再现。早在中世纪,欧洲人就认为 “美丽的建筑就算成为废墟,也仍旧美丽”,甚至有建筑即是以废墟为前提建造的。中国悠久的历史和厚重的文化语境更扩充了 “废墟”概念的东方内涵——不论是传统中国美术画作中那些象征遗迹的碑、拓片、枯树,抑或是圆明园这样铭刻民族耻辱和创痛的战争废墟,还是时下遭遇拆迁的废宅和老城,共同为“中国废墟”提供了具体的历史鉴证。

    “废墟”不仅是遭遇破坏的建筑物残留,也是一种文化的断层、记忆的破裂与时光的流转,但皆保留着藕断丝连的状态,这样才可以如《废墟的故事》那样,将诸多历史碎片连缀起来,阐发出口径统一的历史叙述文本。它不仅破解出断壁残垣象征的美学价值,也在发掘“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衰败之景所暗含的心理状态:究竟是废墟被历史遗弃,还是它遗弃了历史?废墟究竟是语体学上的本义,还是暗晦的喻意?

    巫鸿试图从与诗歌关系密切的绘画中,找到废墟作为诗歌灵感和意象的图像之源。与欧洲强调“可视”的美学传统不同,中国画作中的废墟常常带有几分“空无”色彩的禅意。无论是石涛的《江南八景》、《秦淮忆旧》,还是李成的《读碑图》,强调抽象意境的怀古画给人留下了巨大的想象空间,尤其是枯树,作为“活着的废墟”,它那沧桑古旧的形体带给人的恰是某种枯槁的悲伤。巫鸿认为它们是在心理层面引发人们体验销蚀、死亡和重生的感觉,以求凝视不可再来的、模糊的、虚幻的“往昔”。

    随时间推移,表现建筑废墟的写实图像能把人从想象的空间拉回到现实世界。当年,西方画师威廉亚历山大随出访使团叩开禁闭的中国国门,用西方的写实手法绘制中国风土人情,让后人得以较为真切地一窥摄影术尚未诞生的乾隆年间的盛世气象。然而,亚历山大画作中的佛塔,不再拥有鼎盛时期的胜景,大多处于废弃状态,屋顶坍塌,杂草丛生。在巫鸿看来,这些遭遇“变形”的塔可能在暗示亚历山大眼里的一种文明的老旧和虚弱的形象。

    半个世纪之后,欧洲摄影师陆续来到中国,创造了更多重要的废墟的浪漫主义图像。在这些摄影作品中,包括雷峰塔和六榕寺花塔在内的废塔常常担任主角,呈现出战争年代的衰败气象。在西方“废墟美学”理念以及实践的影响下,许多中国画家也加入其中,比如潘玉良于1932年创作的一幅画就以虎丘塔作为表现对象,表现出一个西化的艺术家对本国文化遗产的再审视和再表现。

    到了当代,随着电影、纪录片、行为艺术、艺术展览等艺术表现手段的加入,废墟的艺术化展现和剖解变得更为立体多面。表现对象也不再拘泥于古典的话语系统和象征符号,越来越多与当下接驳的“新废墟”唤起了国人的集体记忆。

    正如英国人克里斯多佛·武德尔德在《人在废墟》里所说:“废墟里行进停止了,时间悬浮了。 ”废墟,不尽然是衰破的断壁残垣,也不尽然会给人带来如鲠在喉的心理不适感,它或许是一抹浮光掠影,托浮着巨大的时空。它也是一段细数不完的故事,说者,听者,皆满含情感。

http://www.ewen.cc

     我要发言   



|公司简介|广告服务|联系方式|

中华人民共和国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沪)字001号

沪ICP证020698

版权所有:上海数字世纪网络有限公司  
2001--2008  ver 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