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歌桑梓——元代也里可温作家群体研究》序

2018-1-8 15:22:42     牛贵琥     来源:易文网
    中华民族的形成随着各个不同民族不断冲突和融合。

    早在五千多年前, 以黄帝、 炎帝、 蚩尤为代表的游牧部落与农耕部落之争, 奠定了华夏民族的基础, 开启了夏、 商、 周三代的文明。 秦汉时期中原与匈奴抗争背景下丝绸之路的开通, 使得大汉王朝充活力。 五胡十六国与南北朝时期的民族大融合, 导致唐宋成为世界文明的象征。 元朝结束了辽、 金、 西夏、 宋长期的分裂, 最终出现横跨欧亚大陆的大元帝国, 产生出新的文明增长点, 作用于明、 清, 影响到现代。 可以说, 没有南北东西众多民族的冲突和融合, 就没有中华民族如此灿烂的文化。 然而, 长期以来, 这些民族文明发展的节点, 反而成为研究领域的薄弱环节。 其中, 尤以学的研究为甚。 正如姚奠中先生所言:“ 在我几千年的文学史研究上, 有两个时期比较冷落:一个是北朝, 一个是辽金元。 北朝的北魏、 北周、 北齐, 和南朝的宋、2 马上歌桑梓:元代也里可温作家群体研究齐 梁、 陈时代相当。 北朝共 195 年, 南朝只 167 年。 北朝占领着淮河以北以及漠北、 东北的广大地区, 间又近 200 年之久, 尽管中原文化着晋室的南迁在南中国得到巨大发展, 但北朝那样既久且大的政权, 又占有中原地区, 它的文化、 文学, 是绝对不容忽视的, 而过去却被忽视了 至少是重视不够的。 辽国立国和北宋相当, 还早几十年; 金代立国与南宋相当, 元代则统一了全国。 辽代领地虽也辽阔, 但只占到中原边沿, 在文化上受到客观条件的限制; 金代统治地区, 略与北魏相当, 前后达 120 年之久, 其文化、 文学直接承受唐、 五代、 北宋而有所发展。 本应予以重视, 而过去研究得却很不够; 元代由于戏曲的全盛, 研究的人较多, 而传统文学的研究却只像蜻蜓点水。” 先生进一步指出:“ 北朝、 辽、 金、 元之所以不被重视, 一个重要因素, 可能由于它们皆系少数民族建立的政权之故。 际上这种偏见, 应该予以彻底纠正。”( 《元好问研究文集前言》, 见《姚奠中诗文辑存》, 山西教育出版社 1998 年, 第 221 页)

    至于如何来纠正, 姚先生提出“ 大者远者先之” 的原则。 他认为:几千年来, 华夏民族有一个优秀传统, 那就是对民族文化的挚爱。 孔子著《春秋》, 强调“ 夷夏之防”, 但“ 夷夏” 并不以地区为界, 而以文化的先进与落后区分。 当时中国华戎杂处, 孔子的“ 夷夏” 原则是:凡接受华夏文化就把它和华夏同等看待; 而放弃华夏文化的, 则把它和戎狄等观。 基于这样的认识, 所以历史家对境内各所建立的政权,只要继续用华夏衣冠文物 典章制度来治理国家, 使华夏文化得到继承, 就都予以肯定。“ 二十四史” 中, 既有《魏书》 《齐书》 《周书》, 又有《辽史》 《金史》 《元史》, 都被称为“ 正史”, 就是这个道理。 本来北方各族与中原都有着血缘或隶属关系, 某个民族建立政权之后, 继承中土的治国安民之术, 便和汉族内部的改朝换代相同, 民族矛盾也便在人们心目中逐渐消失。 因此, 士仁人的爱国主义, 远超于爱某个王朝的范围, 而是考虑如何能把我们民族文化继承并发展下去。(见《纪念元好问八百诞辰学术研讨会开幕辞》,《姚奠中诗文辑存》, 山西教育出版社 1998 年版, 第 228 页)

    姚先生的观念直到今天还是有着指导意义。 也正是基于这个原,先生在 20 世纪 80 年代初, 就为山西大学古文学研究所制定了北朝、金元文学两个主要研究方向, 后来扩张为北方少数民族政权下的文学与文化研究。 经过几代人的努力, 逐渐形成自己的特色, 产生了一系列的成果。 本书《元代也里可温作家群体研究》 便是其中较为突出的一种。

    本书之特出在于: 元代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由北方民族而不是汉族建立的统一王朝 其疆域之广大, 民族之多元, 使得元代文学具有与其他朝代不同的色彩。 非汉族也即蒙古、 色目作家, 作为文学史中新的质素是其特点所在, 理应首先给予关注。 因, 本书选择元代也里可温这一作家群体为研究的对象, 既是在前人已有的双语作家研究的基础上更进一步的探索和开拓, 又能抓住元代宗教和文学的关系这一实质性的问题, 对元代文学作深层次的解读。 这样的成果自然值得肯定。 用杨镰先生的话来讲: 做这个课题本身就体现了重要的价值。
下一页


http://www.ewen.cc
    我要发言       
版权所有:上海人民出版社   技术支持:上海数字世纪网络有限公司
(如您发现本网站有违法和不良信息请致电53594508转2611举报)


中华人民共和国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沪)字001号

沪ICP证0206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