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幕僚与世变——《赵凤昌藏札》整理研究初编》前言

2018-1-9 15:41:35          来源:易文网
    近年来随着传统文化的复兴,文献整理研究日益受到重视,相关课题立项及其成果逐渐增多。本书也属于这一类,但刚开始并无意于整理,只是想着力于研究,为什么最终会变成现在这样既有研究又有整理的著作,说来话长。

    一、 《赵凤昌藏札》:从私有到公用

    《赵凤昌藏札》(以下简称《赵札》)是赵凤昌及其儿子赵尊岳合力收藏的一份私人档案。这份档案起源于赵凤昌在两广总督张之洞幕府任职期间。他先是被派委缮校委员,后兼充巡捕。巡捕是清代总督、巡抚、将军的随从官。下车伊始,张之洞就公开宣称:“本部堂向来于传宣事件责成巡捕官。”许同莘:《公牍学史》,商务印书馆1947年版,第195页。因此,巡捕成为其传达政令和接见僚属的非常重要的居间联系人物。张之洞在晚清以号令不时、起居无节出名,生活习性比较怪异,时人多有批评讥讽,但只有赵凤昌能够接受和适应,加上他老成稳重,办事细心认真,很受张之洞信任,成为其身边不可或缺之人。赵凤昌遂得以深度介入督署衙门的政务活动。据披露,“之洞办事没有一定时间,有时正在办公事文书的时候忽然睡着了,又忽然想到要检查书籍;有时正在看书,忽然又想检查档案。只有赵凤昌有此记忆力,替他随时检查。又他对日行公事之来往文件卷宗,往往随手抛弃,事过辄忘不易搜寻。只有赵凤昌能替他整理安排,井井有条,一索即得”。刘厚生:《张謇传记》,上海书店1985年版,第93页。

    也就在为张之洞整理公文的过程中,赵凤昌开始收藏张之洞随手抛弃的文件,如公文底稿、往来信札等。根据《赵札》统计,在两广督署幕府期间,赵凤昌共收藏张之洞奏折底稿23份、电奏底稿24份、咨札谕示底稿10份、电牍底稿53封、书札17封。这些数字比根据国家图书馆善本部编《赵凤昌藏札》(国家图书馆出版社2009年版)目录统计的数字多,因为后者有多份底稿被算成一份以及遗漏等现象,详见本书下编《重要札件考释》第一部分“张之洞文书”按语。与此同时,他还保存当时广东官绅写给张之洞的书札以及这些官绅间的往来信函,并注意收藏晚清名人的墨迹,如胡林翼书信等国家图书馆善本部编:《赵凤昌藏札》,第10册,第1—4页。。这些赵凤昌的最初藏品,奠定了“赵凤昌藏札”的基础,也构成“赵凤昌藏札”的要件之一。接着,赵凤昌再接再厉,继续收藏,主要是他定居上海后,与清末民初名人政要之间的往来函电,以及各方来信等。随后他儿子赵尊岳也加入进来。赵尊岳(1898—1965)是民国时期著名词人、词学家,他所收藏的以他与友朋间的词学唱和和书信往来为主,时间截止至抗日战争胜利前。据统计,《赵札》有3000通(件)左右,对于这么一批宝贵的藏品,赵凤昌父子生前都各自做过整理,分装成109册。其中,92册为赵凤昌收藏,17册为赵尊岳收藏。但他们是“为自己收藏把玩而装裱,并没有想给外人看,更不会想到他人查找是否方便,故而没有像一般收藏家一样,请名人题签写跋,加盖印章,编排序号”李小文:《〈赵凤昌藏札〉的来龙去脉暨整理说明》,国家图书馆善本部编《赵凤昌藏札》第1册卷首。该文经删节,以《〈赵凤昌藏札〉入藏国图始末》为题,又刊载《藏书家》第15辑(齐鲁书社2009年版)。。这一点可与赵凤昌外孙杨小佛的回忆相验证:小时候在外祖父家惜阴堂住过一,“常见外祖父取出书橱中的信札翻阅欣赏,回忆过去的活动”杨小佛:《惜阴堂赵凤昌藏札的来龙去脉》,《档案春秋》2006年第5期。。

    可见,《札》原为私藏私用,不拟公布,后来随着时代风云变幻,身不由己,发生了一些堪称奇遇的经历。据杨小佛回忆:1945年日本投降,舅舅赵尊岳因附逆被捕,惜阴堂房屋被查封。但允许家属取出衣物、书籍等。舅母王季淑乃租下愚园路岐山邨一屋,存放取出的书籍、信札等。

    不知不觉过了十几年,可能由于不胜房租负担或其他考虑,舅母决定处理掉这些书籍:大部分捐给上海图书馆,小部分交外祖父元配洪夫人之女赵汝欢保存。因此她雇三轮车分批将书籍从岐山邨运到安亭路71号三楼她住的公寓里加以理。
下一页


http://www.ewen.cc
    我要发言       
版权所有:上海人民出版社   技术支持:上海数字世纪网络有限公司
(如您发现本网站有违法和不良信息请致电53594508转2611举报)


中华人民共和国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沪)字001号

沪ICP证0206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