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政治中的美国战略——美国与权力平衡》导言

2020-5-29 11:12:35     尼古拉斯·斯皮克曼     来源:易文网
    今天,距离1918年11月那场“以战止战”的战争已有近二十五年之久。距离威尔逊总统向世界各国领袖展示更美好的国际秩序蓝图也已过去了二十多年,当时许多人相信这份蓝图将会带来和平与安全。然而,世界再次陷人战火之中。先进科技已为人类的大规模屠杀创造了更大、更好的机器,崩塌与毁灭再次成为各国能量所指向的最终目的,人类的生命再次为实现国家目的而被大规模牺牲。另一场世界大战已蓄势待发,而美国也准备再次积极投身其中。

    由于日本攻击美国位于太平洋的岛屿领地,以及德国、意大利向美国宣战,美国全身投人战争之中。日本人的攻击形式一夜之间催生了无与伦比的国家团结,并在一定时期内终止了关于美国的最佳大战略是“孤立”还是“干预”的讨论。这两种政策不仅代表了为保护美国安全与利益而推行的两种不同计划,而且代表了意识形态观念与政治同情方面的深刻差异。

    孤立主义者立场对大多数人一直具有强烈的心理与情感上的吸引力。美国本就由那些背弃欧洲之人创立,而大多数19世纪的美国移民都想忘记旧世界。但是,让美国移民备感困扰的旧大陆上持续不断的战争与争吵在新世界中继续困扰着他们。欧洲政治仍在打击他们对于自由与释放的渴望。一种信条告知美国人不必为欧洲感到心烦,这其实为其深深的渴望提供了某种答案。干预政策最坚定的支持者一直是那些深受理想主义想法鼓舞的人。他们之中有些人要求参与是因为支持英国,有些人是因为相信在意识形态战争时期,美国有道德义务支持那些社会、政治结构与我们最为相近的人。许多人坚持认为美国应在战争中表现得更为积极,因为只有以这种方式美国才能充分利用1920年欧陆失败并向战后世界展现一个共同安全与持久和平的体系。

    人们选择孤立或是干预作为美国的对外政策,无论其背后动机如何,这两种政策的权力含义都有所不同,而本书正是关于这些含义及其对美国立场影响的研究。从这个角度看,这两种观点在评估欧洲权力平衡与亚洲权力平衡对美国安全的相对重要性方面有天壤之别。与此相对应,人们对于美国地理位置的含义以及此位置对美国军事、政治战略的指导原则的影响持有不同观点。因此,孤立主义者与干预主义者分别代表了两种不同的地缘政治思想。

    那些从权力考量出发要求进行干预的人们认为,美国的第一道防线是维持欧洲与亚洲的权力平衡。他们不否认美国的地理位置在涉及领土安全问题时颇具优势,但也认为这一事实并不意味着美国能够忽略权力平衡的考量。历史上,其他国家为了生存已经被迫实施各种政策,美国也未摆脱考虑这些的需要。除了维系欧洲与亚洲的各自权力平衡,干预主义者还在西半球发现了第二条防线。与此不同,孤立主义者认识到其政策给权力带来的影响,他们认为正是处于两洋之间的独特地理位置,美国可以对大洋之外的权力斗争置身事外,只需平静观察破坏欧亚权力平衡的可能性。美国的固有优势与海洋提供的保护使得这么做既可行又明智:借助大洋实行防御,让欧亚各自顺其自然发展。

    干预还是孤立是从美国地理位置衍生出来的关于更高层次战略原则的讨论,它并不是从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后才开始,它是美国外交政策最古老的问题。每当出现与某个跨洋力量开展合作的问题,或者出现在欧亚采取行动的必要,这种讨论就会重回公众舆论。19世纪早期,法国思忖着依靠“神圣同盟“ ( Holly Alliance)的帮助重新征服西班牙殖民地,而大英帝国建议美国与它一起共同反对这个计划。美国围绕这个问题进行了漫长而痛苦的辩论,最终主张采取独立、单边行动的一方占了上风。“门罗主义” (The Monroe Doctrine)宣告了美国意图在没有欧洲盟国的情况下独立对西半球进行防卫。

    19世纪后期,这个问题再次被拿出来讨论,主要是因为美国参与了包括第一次摩洛哥会议(1905年)、第二次摩洛哥会议(1911年)与柏林会议在内的各种欧洲会议,这些会议都在处理欧洲势力在非洲的斗争所带来的各种政治问题。这个问题在美西战争(1898年)初期并未表现出来,然而战胜了西班牙后,美国是否应该占菲律宾的问题就产生了。反对者认为这种做法比较反常,并且与美国不应占领西半球之外任何领土的地理位置辑相冲突。议题上支持妥协的一方在公共政策上输掉了辩论,而菲律宾也就此成为美国领土已达四十多年之久,但此事实并未让有关争论停止。整个过程中一直有人反对美国参与远东政治。
下一页


http://www.ewen.cc
    我要发言       
版权所有:上海人民出版社   技术支持:上海数字世纪网络有限公司
(如您发现本网站有违法和不良信息请致电53594508转2611举报)


中华人民共和国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沪)字001号

沪ICP证0206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