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霞圃纪事》序

2020-6-2 10:55:35     赵春华     来源:易文网
    这真的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我这一辈子从来没有给别人的书写过序言。所以,当朱震鹤从杭州回来把一厚沓打印好的书稿放到我面前并要我写个序言时,我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答允吧,怕出洋相,写了个不是序的序;不答应呢,怕负了一辈子的情与谊。两难之间我选择了后者,因为我是个重情义的人。

    我还是把跟他近一辈子的交往与交谊写出来,也许有助于读者对他书稿的理解吧!

    朱震鹤和我是老乡,两家离得不远,他出生在嘉定仓桥,我出生于嘉定马陆陈村,都是“乡下人”。1956年,两个互不相识的乡下孩子考入了当年上海市重点中学嘉定县第一中学,在初中时一起出过学校的黑板报,都喜欢文科。1958年学校发起万首诗歌运动,择优结集,名曰《学生诗选》,我的诗歌被选用4首,他则有7首入选,可见其文采非凡。到高中时,我俩在同一个班级,考大学时,都想考北大中文系,他因父亲的所谓“历史”问题,结果考上了天津大学土木建筑系,我则如愿以偿,忝列北大学子。两所大学相距不远,故两人也偶有往来,但大学毕业后,他在杭州工作,我在江西铜鼓县的山沟沟里谋生,十余年没有交集。直到1980年我从江西调回家乡工作,两人才慢慢地又有了来往,特别是近十余年里,他只要回故乡探母,必告知我,且总挤出时间一聚,而我只要到杭州,也总要和他相聚于西子湖畔。

    他见我60余岁还开车,回杭州下决心也学会了开车。但每次回家(嘉定),我总当他的车夫。我到杭州,他带我游西溪湿地,甚至去了莫干山,去了兰溪告天台,去了很少人知道的新叶村,去德清吃如今家乡灭绝了的塘鳢鱼,杭州凤凰山里吃地道的杭帮菜……

    在无数次的聚谈中,我知道了他是海宁皮革城的主体设计者,至今设计了大大小小的项目有200多项,近年,他设计的珍珠文化旅游小镇更成了德清县新地标!

    他曾任浙江省政府参事室参事,在此期间,他对于西溪湿地的开发与保护,对兰溪告天台的古迹的保护以及对建筑工程的评奖活动等,都提出了极具真知灼见的建言。

    他在设计理念上,推崇中华民族传统的古典美,又不排斥西方大胆又奇特的创新美。他与著名设计师奥雷舍便多有交往,并欲共同合作设计中西合璧的项目,便是一个佐证。

    他对文学依然怀着深深的挚爱,对自己写的文章字斟句酌,我几乎了他写的所有文章,尤其这次浏览他筛选过的书稿,我要说他是建筑家里的文学家,文学家里的建筑家。

    他是个孝子,从杭州回家探母,必带点杭州的竹笋,甚至从农贸市场上买几条鲜活的野鲫鱼给母亲熬汤喝。他对母亲的深情可从本书的开篇《老屋的栀子花》里窥见一斑,写得情深意切,读后令人潸然泪下。

    他对故乡怀有深沉的爱,对小学老师浦老师的深沉关怀念不忘,对嘉定古城,古城里秋霞圃的一草一木饱含深情的忆念……

    震鹤长我两岁,在为人为事乃至为文方面都堪称我的楷模,读者如果读完全书,掩卷思,定会获益匪浅,并会首肯我的观点的。

http://www.ewen.cc
    我要发言       
版权所有:上海人民出版社   技术支持:上海数字世纪网络有限公司
(如您发现本网站有违法和不良信息请致电53594508转2611举报)


中华人民共和国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沪)字001号

沪ICP证0206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