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较经学——中国经学诠释传统与西方诠释学传统的对话》后记

2020-6-4 9:00:00     杨乃乔     来源:易文网
    2016年6月11日至12日,复旦大学中文系举办了“中西比较经学:中国经学诠释传统与西方诠释传统的对话”国际学术工作坊,这部读本集结了参加此次工作坊学者所提交的全部论文,可以说,这部论文集是29位老中青学者走到一起来进行学对话的思想结晶。

    多年来,在我周边集结着一个青年学者团队,我们一起从事国经学诠释学与西方诠释学的比较研究。我原本以为,由于这个课题的深度对研究者中西学术功底及多种外语能力的要求相当高,对于进入这个研究团队的青年学者来说,他们可会产生畏难的心理,或许对这个课题研究也会感到枯;然而事实不是如此,这批青年学者在进入这个课题的研与书写后,充满着探究的热情与思辨的冲动,并且时时能够在中西诠释传统文献及其理论的阅读中享受两种思想碰撞时所带来的惊异感。简而言之,通过这个课题的研究,他们也打下了扎实中西学术功底,同时,也积累了很好的使用多种外语(英语、法语、德语、拉丁语与古希腊语)的能力。

    关于这个课题的研究,我们是在复旦大学中文系比较文学研究方向下展开的,因此我们曾多次遭遇类似的疑问:你们什么是在比较文学下从事中国经学诠释学与西方诠释学的比较研究?在这里,我想简单地解释几句:把比较文学在字面上误读为“文学比较”的时代已然逝去,比较文学是一个跨语言、跨民族、跨文化与跨学科的多元研究空间,沉淀于中西文化传统中的文史哲及宗教等现象都可汇通于这方空间,给予对话性与整合性的思考。当下是一个全球化的时代,人文学科研究的跨界或无界已成为不可遏制的思想观念。我们正是在国际比较文学研究的平台上,把中国经学诠释学传统西方诠释学传统同步带入这方空间中,给予汇通性的思考与探究。作为中国学者,我们最终的学理目的是为了发现与挖掘沉淀于《十三经》注疏传统中丰富的诠释学思想,使其在体系性构建研究中逻辑化且明晰化。当然,在这个课题的研究过程中,我们必然要尝试着给出自己当下的学术价值判断。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学问,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学者。谁也不可能穿越历史,归返孔子时代,如同孔子那样以“删‘六经’”获取无冕素王的诠释权;既然如此,不如像董仲舒那样在释经中构建自己的公羊学思想,让自己成为一位思想家。关键在于,较之于历史的本体而言,文本在语言书写的物质性构成中从来就不存有恒定不变的原初意义(original meaning),诠释只能是一个理解(understanding)与解释(interpretation)的逻辑进程,这也是历史发展的必然动力学意义之一。那些在当下依然把文本的阅读胶着于原初意义的求取者,他们在期盼的虚妄中以断送思想而解构了自的学术生命力。历史必然是在意义的增值性成中前进。并且诠释学(Hermeneutik/Hermeneutics)也不是在汉语译入语字面上所提取的那些望文生义的误读意义,特别是海德格尔(Martin Heidegger)与伽达默尔(HansGeorg Gadamer)的存在论诠释学(Ontological Hermeneutics),所以千万不要在极其狭隘的意义上误读了诠释学。

    在研究的立场上,无论是隐性的比较研究,还是显性的比较研究,我们是自觉地把西方诠释学传统及其理论融入于我们的思考与书写中,以发现与挖掘沉淀于中国汉语《十三经》注疏传统中丰富的诠释学思想,因此,西方诠释学传统及其理论恰是我们研究所展开的透镜和参照,所以我们的研究也涉及对西方诠释学传统及其理论的设问、研究与答。当然,西方诠释学传统及其理论被我们借渡于汉语语下,必然要遭遇我们在比较研究中给予学理性的调整、修改与丰富,其显然不是一个从海外舶来的作为真理与方法的固定框架。中国经学诠释学传统及其思想与西方诠释学传统及其理论正是在双向的碰撞与汇通中,自洽地寻找相互对话的契合点,以形成你中有我与我中有你的互文性表达。这就是我们所主张的跨界研究者持有的第三种学术立场。

    参加此次工作坊的学者来自以下相关研究方向:如中国经学、西方诠释学、基督教释经学、中国诠释学、中国经学诠释学、历史学、宗教学与比较文学等。在这里,们并没有对上述相关研究方向进行严格的学科意义上分类,只是想表达:和而不同是大家走到一起来所持有的对话原则。特别是一批在国内外学界享有名誉的优秀学者加盟此次工作坊的对话,他们的到来让此次工作坊的学术讨论提升到一个相当高的水准层面,我们在此特别向他们表示感谢!
下一页


http://www.ewen.cc
    我要发言       
版权所有:上海人民出版社   技术支持:上海数字世纪网络有限公司
(如您发现本网站有违法和不良信息请致电53594508转2611举报)


中华人民共和国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沪)字001号

沪ICP证020698